世界是我的床

大爱猫武士,最爱各族巫医,冷圈乱窜,几乎没有不喜欢的角色,本命黑莓松哥!

【猫武士同人】雨霞 第八回

本会新角色超多,字数超多,伏笔更多,每一个出场角色(不管戏份多少)都会有后续戏份。(挖坑一时爽)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虚假的)友情支持 @来啊造作啊(•̀ω•́)✧


时间已经不重要了,毕竟有没有下一回都是问题。


欢迎捉虫


开始↓


小薄荷在育婴室前气的又蹦又跳,生气的说:“凭什么雨爪可以去,我就不可以!”“你还不是学徒呢。”沙荫将她拽回育婴室。“这不公平!”小薄荷还在大喊大叫着。


“怎么还不出发啊?”百合爪迫不及待的说。


“如果这话被鱼尾听见了,她肯定会把你扣在营地里的。”柳爪提醒道。


雾星开始召集队伍,雨爪正打算跟姐姐们一起,松鸦掌却叫住了他。“雨爪!过来跟着我。”松鸦掌命令道。


雨爪看了一眼姐姐们,还是跟在了老师身后。


松鸦掌故意带着雨爪在豆荚光面前走过,雨爪听见那位武士哼了一声。怎么回事?


“是不是很奇怪?”松鸦掌看出了雨爪的疑惑。“你现在不用管这些,专心训练就好。走吧。”


松鸦掌走在芦苇须身后,雨爪发现就连父亲都没有走的这么靠前。松鸦掌看起来很厉害。雨爪想。


河族队伍来到了湖边,松鸦掌带着雨爪走上树桥。


雨爪兴奋的蹦上树桥,却没想到树桥的表面竟然这么滑,雨爪一下没抓稳,猛的向树下栽倒。


星族啊!雨爪害怕的闭上眼。却没有感觉到水的冰凉。松鸦掌咬住雨爪的后颈,将雨爪拎上来。


“无论看到什么,都不能兴奋到忘了防备。”松鸦掌教训道。


“我知道了。”雨爪尴尬的低下头。


松鸦掌看了眼身后的队伍,没有再追究。“算了,走吧。”


雨爪跳下树桥,星族啊!这么多猫!虽然父亲经常跟雨爪他们说森林大会的事,还是没有亲眼看见震撼。


雨爪开始感到害怕和紧张。


松鸦掌用尾巴拂过雨爪的侧腹,“别紧张,你只需要像平时一样就行了。”松鸦掌眨眨眼,“和别的学徒聊天可以获取情报,但是不要把自己族群的事说太多出去了。”


“现在,去吧。”松鸦掌轻轻推了雨爪一下,“你不会想让我帮你的。”导师调皮的眨了一下眼睛。


雨爪向前走着,星族啊,我的腿不听使唤。雨爪感到异常紧张,他甚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这时,他看见了一只灰色虎斑猫走了过来,结巴的向对方打了个招呼。“呃,你好啊。”“你好啊,你是?”对方有些僵硬的向雨爪打了个招呼。


“我,我是雨爪。”雨爪结结巴巴的回答。“你是刚刚成为学徒吗?额,我,我也才成为学徒没多久呢。”灰色虎斑猫学徒说道。他看上去就像雨爪一样尴尬。“对了,呃,我是影爪,很高兴认识你。”


“我也很高兴认识你。”雨爪尴尬到皮毛发烫。“我是影族的巫医学徒,嗯,我的老师是洼光。额,他是一位好老师。你呢?”影爪尽力找到话题问道。


“我是河族的学徒,我的老师是雹,松鸦掌。”雨爪差点脱口而出雹风。


“这样啊。如果你是河族猫的话,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鱼吃起来怎么样啊?”影爪想了很久又问道。


“额,”雨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我觉得挺好吃的啊。”“鸽翅,”影爪停顿了一下,“她告诉我吃起来怪怪的。”影爪说。


“来啊!雨爪。”是百合爪在叫他。感谢星族!雨爪想。“影爪,我姐姐在叫我,我先走了。”随后他向姐姐走去。“好的,额,那什么,下次森林大会再见。”影爪在雨爪身后尴尬的喊到。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雷族的霜爪和霞爪。”柳爪用尾巴指了指一只蓝眼睛的奶油色公猫,和一只同样是蓝眼睛的玳瑁色母猫。她可真漂亮。雨爪尴尬的挪动脚步。她看起来很怕生。


“还有他,他是影族的学徒,叫亚麻爪。”百合爪抢着说道。他也是影族的猫?雨爪看向了亚麻爪,他是一只深棕色的公猫。他给我的感觉跟影爪不大一样。


“这是我的弟弟,雨爪。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森林大会,你们呢?”柳爪问道。


“真巧,我们也是第一次参加。”那位奶油色学徒回答说。


“我不是第一次了。”亚麻爪说。“那森林大会上都会有什么?”百合爪兴奋的问道。


“一会各族群的族长会上去讲话。介绍各族的情况。然后就是自由交流了。不过时间不长,很快就又要回营地了。”亚麻爪回答。


“真可惜,我还想……”霜爪话还没有说完,一位族长就开始说话了。“族猫们……”


“那是兔星,现在该回自己的族群了。”亚麻爪说完跑到了影族猫们当中。


霜爪和霞爪走向了他们的族猫,百合爪和柳爪跑向导师身边,雨爪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星族!我,我要去哪?


正当雨爪焦急的时候,松鸦掌冲雨爪眨眨眼,示意他到自己身边来。


雨爪走向导师,在松鸦掌身边坐下,猛然发现兔星已经讲完了。接下来是一位雨爪不认识的族长,一只棕色虎斑公猫,有点像黑莓星。


“那是虎星。”松鸦掌压低声音向他介绍。“他是影族族长,才成为族长不久,很年轻。”


“我不喜欢他。”一个声音说道。雨爪扭过头试图寻找声音的来源。是谁在说族长的坏话?星族!那一定不是什么好习惯。


“影族的猫都不是好猫。”雨爪终于找到了。原来是霜爪,那只奶油色公猫。他就坐在离雨爪很近的地方。我可不觉得这话有道理。影爪就挺好的。雨爪想。


“安静!”他身边一只灰色公猫发出嘘声。


霜爪不以为然。扭过头悄悄对雨爪说:“这是我的老师暴云。他是位优秀的武士,但是他太烦了。”


雨爪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幸好松鸦掌出声了,“安静,认真听。”


“这是你的老师?看上去和暴云一样无趣。”霜爪降低声音继续说着。


“没有,松鸦掌平时很幽默的。”尤其是学游泳的时候。雨爪想。


“松鸦掌?”之前那只玳瑁色母猫出声。雨爪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我还以为她和我一样尴尬的说不出话呢。


“松鸦掌啊。”霜爪看了一眼雨爪,故意神秘的说:“你知道松鸦掌的事吗?”


“什么事?”松鸦掌怎么了?难道他不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武士吗?雨爪疑惑的想。


“狮焰说过,松鸦掌很有野心。他似乎盯上副族长的位置了。”霜爪眯着眼睛看向松鸦掌。


“我们雷族的巡逻队在边境遇到了河族的巡逻队,他做出了一些失礼的行为——狮焰说的。”霞爪插嘴。


“如果你再不安静,那你下次就不要来了。”暴云瞪了一眼霞爪。霞爪只好住嘴。


雨爪不安的看了一眼松鸦掌,导师正在盯着讲话的雾星。星族啊!这不是真的,对吗……


雨爪几乎听不见族长们的话,松鸦掌……


森林大会很快就结束了,雨爪向霜爪告别,“再见哦。”


“再见喽,听话的小学徒。”霞爪准备跟随导师离开,走之前,她冲雨爪眨了眨眼睛,抖了抖耳朵,甩了甩尾巴。


雨爪被她吓了一跳,退后了好几步,呆呆的凝视着霞爪的背影。她……不是很怕生吗?


“他们跟你说什么了?”松鸦掌来到雨爪身边,问道。


“没什么。”我不能告诉松鸦掌。雨爪想。“那就好,不要和其他族群的猫走的太近,有时候,有些事情能够避免就避免。”松鸦掌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雨爪,用尾巴示意雨爪跟在他身后。


雨爪再次感到迷茫,霞爪的话像阴影一样在脑海里徘徊不去,“松鸦掌很有野心。”松鸦掌很有野心……我真想自己待一会……


“抱歉,松鸦掌,我可不可以等一下再回去啊?”雨爪小心翼翼的问他的导师。


“为什么呢?”松鸦掌没有停下脚步。


“呃,因为……”雨爪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理由来,星族啊!让松鸦掌放过我吧!“那……我可以跟在队伍最后面吗?”


“怎么了?嗯……是因为你的姐姐们都有可以向其他族群炫耀的捕猎技巧或是战斗技巧而你什么都还不会吗?是这样吗?”松鸦掌思索了一下,问道。


感谢星族!雨爪赶紧抓住这个机会,点了点头。


“这样啊,看来我要考虑加快你的课程了。”松鸦掌眨眨眼,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雨爪,最后还是同意了。“好吧,你可以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但是,你必须跟着队伍,我会一直留意你的。”


看到松鸦掌跑到了队伍前方,雨爪终于松了一口气。星族啊!求你们告诉我什么是对的吧!


“嘿,那边“这是你的老师?看上去和暴云一样无趣。”霜爪降低声音继续说着。


“没有,松鸦掌平时很幽默的。”尤其是学游泳的时候。雨爪想。


“松鸦掌?”之前那只玳瑁色母猫出声。雨爪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我还以为她和我一样尴尬的说不出话呢。


“松鸦掌啊。”霜爪看了一眼雨爪,故意神秘的说:“你知道松鸦掌的事吗?”


“什么事?”松鸦掌怎么了?难道他不是一位值得尊敬的武士吗?雨爪疑惑的想。


“狮焰说过,松鸦掌很有野心。他似乎盯上副族长的位置了。”霜爪眯着眼睛看向松鸦掌。


“我们雷族的巡逻队在边境遇到了河族的巡逻队,他做出了一些失礼的行为——狮焰说的。”霞爪插嘴。


“如果你再不安静,那你下次就不要来了。”暴云瞪了一眼霞爪。霞爪只好住嘴。


雨爪不安的看了一眼松鸦掌,导师正在盯着讲话的雾星。星族啊!这不是真的,对吗……


雨爪几乎听不见族长们的话,松鸦掌……


森林大会很快就结束了,雨爪向霜爪告别,“再见哦。”


“再见喽,听话的小学徒。”霞爪准备跟随导师离开,走之前,她冲雨爪眨了眨眼睛,抖了抖耳朵,甩了甩尾巴。


雨爪被她吓了一跳,退后了好几步,呆呆的凝视着霞爪的背影。她……不是很怕生吗?


“他们跟你说什么了?”松鸦掌来到雨爪身边,问道。


“没什么。”我不能告诉松鸦掌。雨爪想。“那就好,不要和其他族群的猫走的太近,有时候,有些事情能够避免就避免。”松鸦掌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雨爪,用尾巴示意雨爪跟在他身后。


雨爪再次感到迷茫,霞爪的话像阴影一样在脑海里徘徊不去,“松鸦掌很有野心。”松鸦掌很有野心……我真想自己待一会……


“抱歉,松鸦掌,我可不可以等一下再回去啊?”雨爪小心翼翼的问他的导师。


“为什么呢?”松鸦掌没有停下脚步。


“呃,因为……”雨爪绞尽脑汁也没有想出一个理由来,星族啊!让松鸦掌放过我吧!“那……我可以跟在队伍最后面吗?”


“怎么了?嗯……是因为你的姐姐们都有可以向其他族群炫耀的捕猎技巧或是战斗技巧而你什么都还不会吗?是这样吗?”松鸦掌思索了一下,问道。


感谢星族!雨爪赶紧抓住这个机会,点了点头。


“这样啊,看来我要考虑加快你的课程了。”松鸦掌眨眨眼,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雨爪,最后还是同意了。“好吧,你可以跟在队伍的最后面。但是,你必须跟着队伍,我会一直留意你的。”


看到松鸦掌跑到了队伍前方,雨爪终于松了一口气。星族啊!求你们告诉我什么是对的吧!


“嘿,那边的的小猫!你能听见我吗?”


雨爪疑惑的抬起头,是谁在叫我吗?


“就是你,别看了,快过来帮帮我!求求你了!”


雨爪顺着声音寻找,发现了一只小个头的棕色公猫。他的脚掌正在流血,在他的边上,是一根染血的刺。很显然他刚刚尝试拔出刺,但是咬伤了自己的脚掌。


“你……没事吧?”“那些泼皮猫在追杀我!求你了,救救我吧!给我一个地方可以让我远离他们就行!我可以做任何事!”棕色公猫苦苦哀求。


“抱歉,我只是一个学徒,我不能未经老师的允许就带你去营地。”雨爪心中留有一丝戒备。


“那你可以帮我止血吗?求你了。”雨爪犹豫了一下,这是武士守则的一部分吗?但他还是找来了蜘蛛网给他止血。


棕色公猫站了起来,向雨爪道谢,“真是太感谢你了,我可以问你的名字吗?”“呃,你可以叫我雨爪。”“我感觉我可以接着逃了。对了,你可以叫我饼干。再见!真的很感谢你!”自称饼干的棕色公猫蹒跚的走远了。


今天我见到了好多的猫啊!雨爪感叹,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我帮助了那只猫!我做了一位武士应该做的事!我一定会成为像橡心那样的的伟大的武士的!


雨爪还在育婴室的时候就听说过这位武士的传奇故事,据说,橡心生前从未打过一场败仗。


“不要轻易相信陌生的猫,雨爪。”一阵风吹过,送来一股河族的气息和一段微弱的话语,拂过了雨爪的耳边。


雨爪回头寻找,没有看到声音的主人,却看到了怒气冲冲的松鸦掌。


——————————


“你成功了吗?饼干。”“是的,荆棘。”“哦?你这么快就混进了河族猫里?”


“没有。”饼干摇摇头。


“切,那不就是失败了吗。”红酒不屑的看了一眼那只小个子棕色公猫。


“别把我跟你这个废物混为一谈!我骗取到了河族猫的信任,接下来,我只需要一点时机。你呢?我看你还要跟那只奶油色小猫调情多久!”饼干眯了眯眼睛,挑衅红酒。


“你想打一架吗?!饼干!”红酒俯下身子,蓄势待发,黄色的眼睛紧盯饼干。


“够了!红酒。那我们就等着看你所说的时机,饼干。”荆棘朝饼干点了点硕大的头颅。


“好的,保证不会让您失望的。”饼干眯了眯眼睛,那双好看深绿色眼睛闪出一丝寒光,却只是一闪而过,连红酒和荆棘都没有发现。


【猫武士同人】雨霞 第七回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 @来啊造作啊(•̀ω•́)✧ 提供了许多原创角色(这个催更狂魔,太可怕了)


@不似少年游 表示男女主角再不见面就不是cp文了,所以有了这一篇,下一回就要见面了啊,愉快的森林大会~


时间嘛,看角色猜吧,我懒得说了


有什么个人嗜好可以留言下来,说不定会成为现实~(bushi)


有错误和不足请指出(剧情走向可能会极其沙雕)


开始↓


雨爪眨眨眼,昨天晚上他没有做梦。也许真的像蛾翅说的那样吧,是因为被吓到了所以才会做噩梦。


雨爪想着,爬了起来,姐姐们也陆续醒了。“你今天起的可真早啊,雨爪。”百合爪打了个哈欠调侃道。


那是当然,我今天没有做噩梦。雨爪跟着姐姐们一起出去,她们今天捕猎,那我呢?雨爪眨眨眼,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


“雨爪!”芦苇须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雨爪转身向他走去。


“你可以加入我的巡逻队。”芦苇须提议到。巡逻队的队员有豆荚光,锦葵鼻还有松鸦掌。松鸦掌回头友好的向雨爪眨了一下眼睛。


“好的,芦苇须。”雨爪跟着巡逻队离开营地。


刚出营地,松鸦掌就放慢速度来到了雨爪身边,“上次吓到你了?对不起啊。”


雨爪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其实我是看你没什么动力,所以才采取这种教学方式的。”松鸦掌解释说。


“我看你只是想欺负小学徒。”豆荚光毫不留情的拆穿松鸦掌。


“别瞎说!”松鸦掌瞪了一眼豆荚光,“潜力只有在危险边缘才能激发!对啦,可怜的豆芽菜,你连学徒都没有,怎么可能知道呢?”


“是吗?你就有学徒啦?我看你这个狐狸屎才需要一点危险!”豆荚光颈毛耸立,恶狠狠的瞪了回去。


雨爪看着松鸦掌和豆荚光,他们关系好像不好?


“够了!”芦苇须插到两位武士中间,冲他们怒吼。“你们两个不要表现得像幼崽一样!”


松鸦掌的颈毛瞬间塌了下来,而豆荚光的尾巴还在愤怒的甩动。


“他的尾巴甩的跟个豆荚似的。”松鸦掌凑到雨爪的耳边轻轻说道。


雨爪一下被逗笑了,松鸦掌又朝他眨了眨眼睛。


他可真幽默!松鸦掌昂首阔步的走着。他跟雹风一点也不一样,但是也许我不介意让他成为我的新老师?雨爪想。但是很快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我不能对不起雹风,不是吗?


巡逻队很快回到了营地,雨爪正打算回到学徒巢穴时,柳光叫住了他,“雨爪!你想去森林大会吗?”


“我能去吗?”雨爪激动的问。星族啊!森林大会!


“你马上就知道了。”柳光卖了个关子。


“雨爪!”芦苇须在叫他。雾星就在他身边。雨爪犹豫了一下,是我做错了什么吗?柳光说道:“去吧,没事的。”


雨爪只好硬着头皮向族长和副族长走过去。


“雨爪,因为雹风的病,你的学徒训练已经耽误了很多天了,你觉得你想要一位新老师吗?”雾星说。


雨爪犹豫了,我确实很想开始训练,但是雹风呢?他该怎么办?他是一位好老师。


似乎是看出了雨爪的犹豫,雾星向雨爪点点头,一跃而起,大声喊到:“所有能游泳的猫集合!我有一件事要宣布。”


雨爪感到愧疚使他的皮毛刺痛,雹风会原谅我吗?雨爪摇摇头,试图将这种想法赶出脑海,我,我真的不想再照顾长老了,雹风会理解的。雨爪不停安慰自己。


“我们有一位学徒,他因为老师的病已经耽误了许多天的训练,所以今天就要给他任命一位新老师。”


雾星的目光在松鸦掌和豆荚光身上扫视。


“松鸦掌!你现在是雨爪的导师,你是一位优秀的武士,把你的勇气和毅力,果敢和正直教授给雨爪。”


族猫散开,松鸦掌走向雨爪,说:“还有点时间,我要教你点东西。跟上。”说完,松鸦掌便跑了起来。


雨爪跟着松鸦掌狂奔,等到了目的地时,雨爪剧烈的喘息着。


这里是上次练习游泳的地方。雨爪紧张起来。


“别担心,你晚上还要去森林大会呢。我现在不会让你做这么激烈的练习的。”松鸦掌打趣道。


“我可以去森林大会吗?!”雨爪激动的尖叫起来。星族啊!我真的可以去吗!


“当然。不过首先,我们要做一点事。”松鸦掌看着雨爪,走到了小溪边,“雨爪,到这来。”


雨爪疑惑的走过去,但还是留了个心眼,免得被松鸦掌再次推下水。


“低头,你看到了什么?”松鸦掌问道。


什么?松鸦掌今天生病了吗?雨爪一时反应不过来,呆呆的望着松鸦掌。


“你看到了什么?”松鸦掌重复道。“呃,溪水?我自己?”


“那么你了解你自己吗?你知道‘你是谁’吗?”松鸦掌点点头,再次发问。这一下雨爪彻底懵了,松鸦掌在说什么啊?


“我希望你能把这个问题放在心上,总有一天你可以找到答案的。你很迷茫,雨爪,无时无刻。你无法相信自己,而这使你犹豫不决,优柔寡断。等你找到答案了,你会成为一位伟大的武士的。”松鸦掌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雨爪。“好了,我们回去吧。不要告诉其他猫,你需要靠自己的脚掌寻找答案。”


雨爪跟上导师,心里却充满了疑惑,我无法理解松鸦掌的话,他是什么意思?如果我想不出来,我就不能成为一位优秀呢武士吗?雨爪感到恐惧扑面而来,星族!不要啊,我不能成为一位好的武士了吗?


松鸦掌带着雨爪回到营地。“去吃点东西吧,一会去森林大会。”说完松鸦掌也走向了猎物堆。


雨爪叼着一条鱼来到姐姐们身边,她们正在兴奋的讨论着森林大会。雨爪一下子就忘了心中的疑惑,沉浸在兴奋之中。我几乎吃不下!雨爪激动的想。


【猫武士同人】雨霞 第六回

我对不起雨爪,我忘了他那么多天。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 @来啊造作啊(•̀ω•́)✧ 提供了许多的设定。


时间嘛,每次都说。


欢迎指出错误与不足。


开始


梦境光怪陆离,最初只能听见嘈杂的争吵声,雨爪不断挣扎,希望摆脱这些吵闹的声响。


忽然,声音戛然而止,但雨爪反而觉得安静的可怕。“哗啦”


似乎是水流声?雨爪疑惑的扭头。四周是寂静与黑暗。


雨爪开始感到害怕,恐惧蚕食着他。


他的尾巴蓬松起来,双眼惊恐的瞪大。“哗啦”,那声音越来越近了。


“雨爪!”雨爪猛的惊醒,原来是百合爪叫醒了他。


“你没事吧?”柳爪问道。“怎么可能没事?你就像发疯了一样,你看你这样子,我还以为影族入侵了!”


百合爪夸张的说。


雨爪看了看自己,确实,自己现在皮毛凌乱,窝也被搅得一塌糊涂,连爪子都伸出来了。


“反正也睡不着了,走吧,去训练。”百合爪走出学徒巢穴。“去柳光那儿看看吧。”柳爪冲雨爪眨眨眼睛,然后跟上了百合爪。


反正我还要帮蛾翅采药草。雨爪摇摇晃晃的爬起来,走向了巫医巢穴。


雨爪钻进巫医巢穴,这次两位巫医都在。


“嗨,雨爪。”柳光向雨爪打招呼。“松鸦掌同意了?”蛾翅问到。


“他昨天说我做的不错。”雨爪回答道。“他今天也没来找你。”蛾翅想了想,说:“那我们就走吧。”


蛾翅走在前面,领着雨爪顺着小溪走。


“我们要找一些小白菊,雹风开始发烧了,湾皮也有发烧的迹象。暮毛和喷嚏云也染上了绿咳,猫薄荷不够用了。”巫医叹了一口气。


雨爪看着巫医,这才发现她现在已经老了,而且十分疲惫。


“你认识小白菊吗?它是这样的。”蛾翅找出一朵白色的小花,示意雨爪。“你沿着小溪走,找一些小白菊,然后回这里等我。我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找到猫薄荷和款冬。”说完,蛾翅转身跑开。


雨爪看着蛾翅给他的小白菊,这朵花看上去皱巴巴,总比没有好吧。雨爪叼起药草,沿着小溪搜寻起来。


雹风的病越来越严重了,不知道这些药草能不能帮到他。雨爪又发现了一朵,立刻摘了下来。


如果沙荫的幼崽成为学徒的时候,雹风还是卧病不起怎么办?雨爪沿着溪流走着,只找到不算多的分量,但他没法往前走了,前面就是湖了,雨爪转身回到和蛾翅会合的地方。


蛾翅不一会就到了,她看上去收获也不多,“我只找到了一些款冬,”蛾翅看了一眼小白菊说:“这些小白菊应该足够了,谢谢你雨爪。”


“没关系。”雨爪叼起小白菊跟着蛾翅。


“雹风病得很重,”蛾翅叼着款冬含糊不清的说着。雨爪看着蛾翅,她想说什么?“你觉得松鸦掌怎么样?”蛾翅又问到。


雨爪不回答,蛾翅就自顾自的说着:“松鸦掌是个勇敢的武士,他很有谋略也很幽默。但是他没有带过学徒。”蛾翅顿了顿,接着说:“那你觉得豆荚光呢?”似乎知道雨爪不会回答,她接着说:“他也没有过学徒。但他也同样是一位受到尊敬的武士。”他们都是伟大的武士。雨爪想。


“这两位灰毛武士都很优秀。”蛾翅回头看了一眼雨爪,停下了脚步。


她把药草放下,看着雨爪说:“你看起来很不好。而且不是因为导师和暂停训练的原因,对吧?到底怎么了?”


雨爪放下小白菊,回答说:“我做了一个噩梦。”


“那个梦是什么样的?”蛾翅追问。


“四周一片黑暗,我还听见了水声。”雨爪没有提到梦中的争吵声。等我更有头绪了,我再告诉蛾翅。


“你昨天训练了什么?”蛾翅又问道。


“游泳。”想到昨天的训练,雨爪不禁打了个寒战。


“我猜松鸦掌整你了?”蛾翅眨眨眼。“所以你做噩梦了。”


“是的。”雨爪点点头。“如果你还做噩梦的话,就来巫医巢穴吃一点罂粟籽吧。”蛾翅叼起药草走向了营地。


雨爪迅速跟上。如果是这样,那是谁在争论呢?


雨爪进入营地,跟随蛾翅把药草放在了巫医巢穴中。“如果你没有其他事的话,雨爪,我想麻烦你给沙荫送点吃的。”柳光对雨爪说。“她要照顾三只活蹦乱跳的幼崽肯定很辛苦。”


“好的。”雨爪来到猎物堆前。卷羽正在找猎物。


“嗨,雨爪。你想吃这只兔子吗?”卷羽把一只兔子从猎物堆上拿下来。“这大概是最肥的猎物了。”荫皮戳了戳兔子。


雨爪摇摇头说:“我要把它拿给沙荫。”“拿走吧,幼崽在落叶季可不好养活。”枭鼻从一只老鼠上抬头说。


那只老鼠是我见过最瘦的猎物。雨爪叼起兔子,走向育婴室。


好像就是昨天,我和姐姐们还在育婴室里打闹。雨爪钻了进去。小薄荷他们睡着了。雨爪庆幸的想,要是那个小家伙醒着,一定又要喋喋不休了。雨爪把兔子给了沙荫。


“谢谢你,雨爪。”沙荫看了看兔子,问道:“雹风怎么样了?”


雨爪犹豫了一下,还是实话实说了,“他开始发烧了,猫薄荷也不大够用了。”


“谢谢,你回去吧,雨爪。你也需要休息。”沙荫的眼中失去光彩。


雨爪走出育婴室,恍惚的吃了一只老鼠,它几乎只有骨头。


雨爪躺回自己的窝。我今天还会做那个梦吗?


【猫武士】执念

大概是某种意识流和诗歌结合的奇怪产物?


写着写着就不知道到底在写谁了。


——————————————————


我低头凝视,黑色深渊。不见光源,但见怨念。


我欲说无言。


我抬头仰望,繁星点点。似在爪间,远在光年。


我无所挂念。


暗影潜伏,黑色林间。


仇恨沾染,一双双眼。


血染湖水,猩红一片。


群星尽头,似在眼前。


浓雾升起,黄昏将临。


星火燎原,焚烧暗影。


利齿锁在喉前,闭眼之间,似是解脱,亦非终焉?怎不放下?怎不释怀?何为执念?


雨爪重制版,这次是武士,雨落。
@不似少年游 合作的那篇里面的主角, @来啊造作啊(•̀ω•́)✧ 提供了近半的设定。

鸦羽重制版
“来自秃叶季的风,吹冷了天空,也吹冷了一颗武士的心。”
不会画背景,那就不要背景了,这次是五毛钱影子。。之前那个就删了吧。。

【猫武士同人】雨霞 第五回

突然诈尸。。临时赶出来的,可能有点错误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我负责雨爪视角,现在先看霞爪的吧。感谢 @来啊造作啊(•̀ω•́)✧ 提供的角色


架空时间,大概六部曲结束吧


有错误脑洞之类的可以留言,二十天后我会看的。。


开始


雨爪被百合爪叫醒,摇摇晃晃的走出学徒巢穴。


芦苇须,雾星和松鸦掌正在雾星的巢穴前讨论着什么。松鸦掌回头看了一眼雨爪。


巡逻队和捕猎队大概就是他们带领了。也许松鸦掌会同意我加入?雨爪马上就否认了这个想法。现在谁都会讨厌我,我就是个爱发呆的讨厌毛球。


雨爪想了想决定先去巫医巢穴看看老师。


雨爪再次进去巫医巢穴,真奇怪,我又没有生病,可我却是巫医巢穴的常客。雨爪想。


“蛾翅?柳光?”雨爪轻轻喊到。


“柳光不在,又来看老师?雨爪。”蛾翅从药草中抬起头。


“嗯,雹风怎么样?”雨爪问到。


“不是很乐观,但我想你不会想接着抓跳蚤了。”蛾翅看着雨爪,“我想让你帮我采药草。你愿意吗?”


“好的,我要找什么?”总比接着抓跳蚤好多了。雨爪悻悻的想。


“不好意思,蛾翅。”松鸦掌忽然钻进来,“雾星让我今天训练雨爪。我想他可以明天帮你采药。”松鸦掌歉意的看了一眼蛾翅。


“算了,他也应该开始训练了,不然就会落后其他学徒太多。”蛾翅想了想说。“不过,他明天得来。”蛾翅盯着松鸦掌,似乎想让这位武士同意。


松鸦掌看了一眼雨爪说:“如果他今天表现好,我会把这件事告诉雾星的。”


松鸦掌转身离开巫医巢穴。用尾巴示意雨爪跟上。


雨爪犹豫的看了一眼蛾翅,我应该去给老师采药草还是去训练?“去吧,你已经落下好多东西了。”蛾翅冲雨爪点点头。


雨爪追出去,看见松鸦掌正在营地入口等他。雨爪走过去,问到:“我们要学什么?”


松鸦掌的胡须颤动着。“马上你就知道了。”说完他转身离开营地。雨爪追上去,松鸦掌的速度不快,似乎是在等他。


很快,他们来到了小溪边。


松鸦掌看着雨爪,命令道:“跳下去。”


雨爪瞪大了眼睛,结结巴巴的说:“可,可是我,我不会游泳。”


“所以才要学。”松鸦掌用不容置疑的声音说到。“你不会想让我帮你的。”


雨爪迟疑的走向溪边,上一次溺水的经历仍然历历在目,星族啊,我可不想再来一次。雨爪还在迟疑不定,却感到一股来自身后的推力把他推向了水中。“啊,星族啊!”雨爪吓得蓬松成两倍大。


“我说了你不会想让我帮你的。”松鸦掌忍着笑,胡须不停颤动着。


“救我!星族…”雨爪呛了一大口水。


“如果你看到星族了,那你就还没学会。”松鸦掌坐在岸边,丝毫没有想救雨爪的意思。


“四肢滑动!”松鸦掌大声命令道。


雨爪只好听松鸦掌的话,拼命滑动四肢,沾湿的皮毛拖着他的腿,雨爪感到无处着力。


“让水流托着你!不要和它做斗争!顺着它!”松鸦掌的声音充满威严,俨然就像一位副族长。也许我的老师是他也不错。


但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候,雨爪试图从水中接力,渐渐感到一股浮力托起了自己。


雨爪正高兴着,忽然一阵水流涌来,雨爪措手不及被水流打乱了节奏,慌乱起来。


“我不行了!救我,星族!”雨爪感觉身体越来越沉,大声呼救。


松鸦掌猛的冲进来,几下划水就到了雨爪身边,一口咬住了雨爪的后颈。


雨爪感觉连口鼻里都是水,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忽然,他感到有东西咬住了他的后颈,把他拉出了水面。


松鸦掌四肢蹬水,马上就把雨爪拉上了岸。


雨爪剧烈喘息着,水从他的嘴里流出来。星族啊,这太疯狂了!雨爪想。


“你表现得不错,今天就到这里吧。”松鸦掌眨眨眼,“把自己弄干后,你就可以去猎物堆上拿猎物了。”松鸦掌撑起雨爪,把雨爪带回了营地。


雨爪努力撑起自己,使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百合爪和柳爪迅速过来撑住了他。


“你还好么?”柳爪问道。“我很好。”雨爪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在颤抖。


“吃一点吧。”百合爪从猎物堆上找了一只有点瘦的鲑鱼。“落叶季了,猎物已经开始瘦了。”百合爪戳了戳那条鱼。


“让鱼尾看见了,她又要批评你了。”柳爪警告说。


“让她说去吧。我又没戳鱼尾吧。”百合爪不在乎的说。“我更关心沙荫的幼崽,他们就要成为学徒了。”百合爪担忧的看了一眼巫医巢穴。“但是雹风还是卧病在床。秃叶季也要来了。”


“不说这个了,吃吧。”百合爪把鱼推到雨爪面前,然后盯着雨爪。


雨爪只好努力把鱼全部吃下去。百合爪这才满意。


雨爪躺在窝中睡不着。如果雹风出事的话,沙荫的孩子该怎么办?他们马上就要成为学徒了。雨爪强迫自己睡觉,我必须睡觉,明天我还要帮蛾翅采药呢。


睡意朦胧间,雨爪又听见了相似的声音,是谁在争吵?跟学徒又有什么关系?雨爪最终敌不过睡意,昏沉的睡去。


【猫武士同人】雨霞

已经晚上了啊。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感谢 @来啊造作啊(•̀ω•́)✧ 提供的角色


架空时间线,大概六部曲末尾吧


有错误不足或者是脑洞可以留言


开始


雨爪从梦中惊醒,我好像梦见了两只猫?雨爪晃晃脑袋,试图想起来,但是他失败。


他猛然想起生病的导师,看来今天我又要抓虱子了。雨爪沮丧的想。


雨爪来到营地中央,他今天的任务果然还是照顾长老。雨爪羡慕的看着微风爪和夜爪去训练。柔爪她们也跟着老师出去了,今天是她们的最后一场测评了,她们马上就会成为武士了。


如果我一直伺候长老,那我还怎么成为武士!雨爪愤愤不平的想。


“所有能游泳的猫集合,我有事要说。”雾星大声喊道。金雀花爪他们要成为武士了!可我还在为长老抓虱子!这不公平!之前还有羽爪吧。雨爪沮丧的想。


“前不久我们有了三位新学徒,”雾星看向微风爪,夜爪和雨爪。“现在我们又有了三位新武士。蕨皮,你觉得金雀花爪可以成为一位武士了么?”


“他已经可以成为武士了。”蕨皮自豪的看着学徒。我永远也不可能让雹风为我骄傲了。雨爪沮丧的想着。藓毛说我太爱发呆了,我现在除了知道怎么巡逻什么都不会。


“那么,金雀花爪,从现在起,你将被称为金雀花掌。河族将以你的机敏为荣。”


“薄荷毛,”雨爪扭头看向父亲。“你觉得柔爪可以成为武士了么?”“她也可以了。”“好,柔爪,你将被称为柔皮。”


“暮毛,甲虫须,斑点爪和兔爪呢?”“斑点爪已经可以成为武士了。”“兔爪也可以了。”“那么,斑点爪,你将被称为斑点簇,兔爪,你将被称为兔光。”


“柔皮!金雀花掌!斑点簇!兔光!”族猫欢呼起来。雨爪跟着族猫一起欢呼,却感到很格格不入。


族猫散去,雨爪神情恍惚的走向长老巢穴。


“雨爪!”薄荷毛叫住了他。雨爪疑惑的回头。


“我觉得藓毛不需要更多的照顾了。你可以跟我一起参加黄昏巡逻队。”薄荷毛摇摇尾巴,示意雨爪跟着他。


巡逻总比抓虱子好吧。雨爪犹豫了一下,跟上了父亲,加入了芦苇须的巡逻队。


雨爪一直走在队伍的最后,焦虑笼罩着他。薄荷毛请示了一下芦苇须,走到了雨爪身边。


“你最近魂不守舍的。”薄荷毛看着雨爪,示意他停下来。


一直做其他学徒不愿意做的事,换成是谁都会魂不守舍的!雨爪愤愤不平的想。但他没有说出来。“我很好,真的。”


“雹风生病是没有办法避免的,也许雾星会给你换一位老师。”薄荷毛盯着雨爪。“实在不行,我也可以暂时训练你。”


“雾星不会让近亲成为导师的。何况你刚刚才带过一位学徒。”雨爪说。


“但雾星肯定会给你一位新老师。”薄荷毛扭头跟上巡逻队。“回去吧,别担心雹风了。每个秃叶季总会有猫生病的。你马上就能有新导师了,说不定明天就能开始训练。我保证。”


新导师?我不确定我是否想要一位新导师。雹风是个好老师。雨爪转身回营地。这次谈话不但没有让他感觉好受,反而更加焦虑了。


雨爪走进营地,百合爪和柳爪正在分享一条大鱼。百合爪眨眨眼睛,喊到:“雨爪!你可以过来和我们一起分享。”


雨爪走向姐姐们。她们训练了一天!我却什么也没做…我永远也追不上她们了。雨爪感到了绝望。


“别担心,雨爪。你肯定会有一个新老师的。”柳爪安慰说。“而且会很快的。”百合爪轻轻的说。


雨爪惊讶的看着姐姐。她头一次这么温柔。


“快吃吧,如果你明天要开始训练,那你会需要很多食物的。”百合爪把剩下的鱼肉都推给了雨爪。


雨爪望着鱼肉,他没有一点食欲。但他看了一眼姐姐,还是强迫自己把全部的鱼肉都吃了。


“太棒啦,雨爪。”百合爪看上去高兴多了,“我们回学徒巢穴吧。这样你明天就会有更多的精力了。”百合爪率先冲向学徒巢穴。


柳爪朝雨爪眨眨眼,让雨爪先走。


雨爪知道姐姐是怕他不愿意去休息,所以只好率先走进去。羽爪向他打了招呼。


雨爪在自己的巢穴里躺下来,感到姐姐的皮毛紧贴着他,就像以前在育婴室里一样。


“沙荫的孩子快成为学徒了诶。”姐姐们在聊天。尽管雨爪想休息,但他还是竖起了耳朵,听着姐姐们的谈话。


“沙荫的孩子是雹风的吧。”羽爪说道,叹了一口气。雨爪感觉到羽爪提起雹风的时候,声音更轻了。但这还是让雨爪颤抖了一下。


“是啊。”似乎是感觉到他的不自在,姐姐们没有在说下去了。学徒……


雨爪渐渐感到黑暗袭来,隐隐约约听到了说话声。学徒?学徒…是谁?他们在说什么?


提一下,暂时停更了,具体看置顶


【猫武士同人】雨霞 第三回

有点少,下午还有一回


@不似少年游 的合作,我负责雨爪,感谢 @来啊造作啊(•̀ω•́)✧ 提供的角色


架空时间线,大概在六部曲完结后


可以指出不足和错误


开始


学徒…学徒?学徒!雨爪猛然惊醒,我睡过头了!雨爪急忙爬起来,钻出学徒巢穴。我好像做了一个梦?雨爪感觉晕乎乎的。为什么百合爪她们没有叫我?


但这些都在他看见营地雹风之后被遗忘了。我迟到了!雹风会怎么想我?他会不会不让我去森林大会!雨爪越想越着急,硬着头皮走到雹风面前。


“对不起,我迟到了。”雨爪等着老师的批评。


“没事,你昨天也够累的。”雨爪听见一声轻轻的叹息声,雹风的声音听起来很累?雨爪抬起头看着老师。


“黎明巡逻队已经走了,你去帮长老抓跳蚤吧。我今天有点不舒服。”雹风说完走向巫医巢穴。


雨爪担忧的看了一眼老师,雹风好像生病了,他担忧的想着,走向了长老巢穴。


雨爪心不在焉的抓着虱子,丝毫没有注意到长老正在盯着他。雹风的身体看起来一点都不好。谁来训练我呢?我不想换老师啊。雨爪沉浸在忧郁中。


“你是来抓虱子的,还是发呆的?”藓毛出声提醒。“对不起!”雨爪急忙道歉。


“算了。去找柳光或者蛾翅要点老鼠胆汁吧,我感觉尾巴里有个大家伙。”长老提议到。


“好的,我这就去。”雨爪匆匆跑向巫医巢穴。


雨爪伸头进去,只看见了蛾翅。


“有事吗?雨爪。”蛾翅抬头问到。“藓毛让我来拿一点老鼠胆汁。”雨爪轻轻走进来。


“等我一下,雨爪。”蛾翅走进去。雨爪看见了雹风,他躺在那里,看上去十分虚弱。


“拿着,千万不要拿嘴碰,记得到溪边洗洗爪子。”蛾翅叮嘱到。


“雹风会没事的,对吗?”雨爪扭头看了一眼导师。雹风灰白色的皮毛失去了光泽。他看上去可不像没事的样子。


“很难说,落叶季是绿咳症的高发期,也许很快就会有更多的病猫。我们的药草储存也不够了。”巫医的眼中写满担忧。“走吧,雨爪。长老的脾气可不好,别让他们等久了。”


雨爪慢腾腾的转身,巫医的话仿佛一块石头压在他的心上,让他喘不过气来。


雹风怎么办?我不想要一位新老师!雨爪更加心不在焉,长老叹了一口气,说道:“雨爪,我渴了,去小溪边帮我拿点水吧。”雨爪没听见。“雨爪!”


雨爪来到小溪边,将苔藓浸入水中。恍惚间,他似乎看见了梦中的猫,吓了一跳,失足落入水中。


雨爪挣扎着爬出来,心想:今天不能再糟糕了!


雨爪拖着湿漉漉的身子回到营地,吓了冰翅一跳,“怎么了?雨爪。你最好去找蛾翅看看。”


“不用了,我没事。”雨爪躲开母亲。


“去巫医巢穴看看,雨爪。”雾星抬起头命令道。“在落叶季我们不能再有那么多武士患病了。”她的语气很强硬,不容置疑。雨爪只好走向巫医巢穴。


“蛾翅?”这次是柳光在。“蛾翅出去找猫薄荷了。你怎么了?雨爪。”柳光疑惑的看着雨爪。“我猜你去小溪边吃水了,让你的毛发去吃水。”巫医打趣道。


“我掉到小溪里了。”雨爪直切主题。“没关系,你很好,你年轻力壮,还有厚实的皮毛,你是不会有事的。”巫医的胡须不停颤动。


我不好!我一点都不好!今天的一切都不好!雨爪愤怒的想。“回到学徒巢穴去,把皮毛弄干,然后让它保持干燥,睡一觉就好了。”柳光说完就回去整理药草了。


雨爪走出巫医巢穴。小薄荷冲向了他,“又是你!”小薄荷一点也不客气的说。“雹风怎么样了?”


雨爪眨眨眼说:“并不好。”小薄荷哼了一声就跑开了。


雨爪垂头丧气的回到学徒巢穴。“雨爪?今天早上我们没有叫你,因为你睡得太沉了。抱歉。”羽爪充满歉意的看着雨爪。


雨爪扭过头,没有理会姐姐们和羽爪的关心,他颓废的躺在窝里,想着:如果雹风出事怎么办?我可不想要其他老师。可是如果雹风不好起来,我又没有其他老师,那我不就要一直做其他学徒不愿意做的事了吗?


学徒?学徒……睡意朦胧间,雨爪再一次看见了那只猫的身影。这次还有另一只猫。他们在说着什么。


雨爪尽力去听,却只听清楚了学徒两个字


可以猜猜看伏笔